歡迎光臨本網站!網站地圖 添加收藏 設為首頁
,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新聞 > 時政新聞 >

一中心移植ICU科主任劉懿禾:救了他人丟了媽媽

作者:admin 來源:網絡整理 更新時間:2018-06-29 15:42

天津北方網訊:這里,病患至危至重。這里,死神與天使,分分秒秒都在搏命。這里,是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移植ICU科,亞洲最大、全球醫院單中心器官移植量最大的生命置換平臺。陪伴、守護、搶救,忘了日夜寒暑;家人、護士、醫生,三角集一身,像川劇臉譜那樣無縫切換。ICU科主任、搏命天使劉懿禾,至今已在這生死關口搏命十八年。從死神手里奪回條條生命,可家中生母也給死神死死揪住時,她這個做女兒的卻顧不上拉一把。病人活了,母親走了,留給劉懿禾的,是無盡的虧欠,是永不敢觸碰的傷痛……  “對不起,我不想說這個了。”過往端午,母親生前,一遍遍蒸熱粽子,卻始終等不回女兒。這個端午,劉懿禾只能躲在ICU一角,淚祭亡母。  父親病故后,母女間萬般依戀。母慈女孝,鄰里稱羨。2000年后,市一中心醫院器官移植手術冠絕海內,揚名海外,患者云集,應接不暇,遂由急救醫學專家劉懿禾領銜,市一中心醫院創設了國內首家移植ICU科。自此,陪著病人與死神爭戰,與生命賽跑,幾乎成了劉懿禾生活的全部。自此,ICU辦公室燈光往往是徹夜不熄,那是劉懿禾在救護病人。家里的燈也陪著長夜苦熬,那是母親在苦等女兒。有時候好不容易回趟家,還沒端起母親的熱云吞,手機又響了,又有病人術后鬧危情了。丟下母親,又跑回醫院。這一去,又是一夜不歸。  記得有一晚后半夜了,醫院急召,劉懿禾急不擇路,在沒有路燈的小區外迷路了。夜黑風冷,又急又怕之際,兩盞車燈照亮了她。是一中心醫院時任移植學部部長沈中陽!這位中國器官移植醫學開山“神人”,也在連夜“舞刀”救人,他急需劉懿禾配合,這不,竟穿著手術衣開車找來了。中國器官移植手術,跟歐美比,出刀太晚。晚了就要趕,趕了就要快,就要不舍晝夜,就要搏命攻堅。太多工作都是開創性的,太多過去了無生望的國人嗷嗷待救。劉懿禾說起這個夜晚,至今依然感奮不已。  母親得了肺癌,術后一直不好。有個醫家女兒,調治侍奉于膝前,本該是老母應享之福,本該是女兒應盡之分。“可你看我這些病人,比媽媽危重多了,一個個,一撥撥,術前術后哪敢離開呀!”只好找保姆陪母親。母親發病,保姆無措,不斷打電話:“伯母不好受,想讓你回來一趟。”往往只聽到一句:“我正忙呢。”電話就斷了。“伯母腿腫了,喘不上氣來。”保姆又打來電話。劉懿禾太專注于她的病人了,總以為她的病人不能等,她的母親可以緩。一個個換了器官的病人經她扶救,活靈靈走回人間,可她的母親,緩來緩去再也緩不下去了。  母親走后,劉懿禾斷了牽掛,ICU更像家,病人更像家人。日夜守望,不敢怠慢絲毫。去年春節前,有位換肝病人,術后剛脫離搶救設備,尚在觀察期,卻自我感覺不錯,執意要出ICU,攔都攔不住。不到兩天,病人不行了,回來了。劉懿禾沒有半句責怪,趕緊搶救。憑著那一身與死神周旋20年練出的急救技術和經驗,硬是把那人從奈何橋頭拽了回來。病人還是不信,就是抗拒ICU。出去又不行,又回來急救。如此這般,4個來回,劉懿禾臉上沒有不悅,口中沒有數落,反而對病人態度更好,救護越發精到。那人服了,再也不鬧,陪著劉懿禾在ICU過了大年。“劉主任,我這條命交給您了。”“諸葛亮七擒孟獲,劉懿禾四收病人。”每每有人提起此事,劉懿禾總是一臉恬淡,“醫患非敵我,哪分勝負?他們一個個命懸一線,一把托不住就沒機會了。我不想讓自己對媽媽的遺憾,再落在我的病人身上。”說這話的劉懿禾,那身白大褂,那溫婉中含著哀婉的眼神面容,那么純凈,那么透亮,宛若一輪秋月。  全國“三八”紅旗手、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全國衛生系統職工職業道德建設標兵、天津市勞動模范、天津市衛生系統“十大女杰”……獎狀成摞,獎章滿箱。可她卻把這一堆無上榮光盡數封存,不忍再看。她說:“我想我媽媽……”(津云新聞編輯侯靜)

分享到:
更多時政新聞
更多檢察
更多生活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網站地圖 企業郵箱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您有任何意見和建議,請致函:aimingabc@126.com| 站長統計
Copyright © 2016-2018 金華租車 版權所有
本網最佳瀏覽器為IE8屏幕分辨率為1280*768 國家信息產業部備案 京ICP備09087534號
澳门赌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