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本網站!網站地圖 添加收藏 設為首頁
,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新聞 > 法治新聞 >

神話言說背后:為什么文明起源神話都與洪水有關?

作者:admin 來源:網絡整理 更新時間:2018-07-04 14:28
豹網 2018-07-04 10:27:06:

洪水話語,這是所有神話中最具人類性的部分,除了澳洲和非洲,幾乎所有的古老種族都自稱經歷過一個世界性大災變:廣泛而洶涌的洪水湮滅了人類,只有極少數被神挑選出來的人或僥幸的人存活下來,成為第二次大繁衍的根基和種子。

這樣一種峻切而遙遠的消息,盡管在言說上出現了解釋的差異、細節的歧義、想象力運動的集團性畸形,卻擁有一個完整的敘事結構。在這個結構上,幾乎所有的洪水傳說都呈現了驚人的統一性,正是這點使“文化平行發生論”者感到困窘,除非他們堅持人類在神話話語層面的低度智力。更重要的是,一種關于人類死亡和新生的神學話語,可以用各種神話話語加以陳述,它們包括:地陷、山崩、天坍、火焚、瘟疫和饑饉等,奇怪的是,這些古代種族毫無例外地從上述同樣普遍發生的災難中挑選了洪水。對于一種生死儀式來說,洪水似乎并不比其他話語具有更多的言說力量,也就是說,它并不能特別有力地表達關于懲戒和拯救的大神學命題。

然而,洪水話語還是被堅定、執拗、義無返顧地敘事著,越過漫長的時間黑夜,擊打著我們的靈魂,使我們驚駭而悸動,由于它對人類所作的第一次大清洗,它的意義達到了同創世話語一樣的高度,并對宗教的最后構成起了決定性的作用。

神明的洪水發動

不妨讓我們來扼要地聆聽一下這種敘事的各種版本吧。最初,是一些洪水被發動的內在或外在的原因,它們是:浮在大海上的巨獸(它的脊背構成了我們居住的大地)翻挪身軀(西亞與東歐神話);從巨獸的傷口中流出了洪水;太陽上的大鍋中的水滿溢而出(伊普里那印第安人)。這是一些從粗拙笨重的頭顱中誕生的椎源假說,它們還不能有效地言說人類與水的內在關系。

薩莫迪神話推進了這點,它聲稱大地原初生長著一株巨大的白樺(宇宙樹),擁有七條樹根和七條樹枝,人們對樹梢進行膜拜(也就是對一種空間、高度的敬畏),結果卻導致了樹根的腐爛(這隱含著對人類舍本逐末的劣性的譴責,以及對于一切根基、本體和始源的意義的重申)。結果,這種根基的腐爛導致了樺樹(宇宙的表征)的傾倒,從它的軀干里噴出鮮血(水的紅色征兆),而后,洪水從中不可阻擋地涌現了。它揭露出人類信念與洪水之間的秘密關聯。

北歐神話

另一種表達方式是由南美的亞巴拉印第安人創造的,他們聲稱洪水導源于一次偶然的事故,即該族始祖馬亞沃卡(Maiavoka)的弟弟誤打開盛放太陽鳥的籃子,由太陽鳥的走失(幸福、和平與安樂的根基)而引發了洪水和其他災難的泛濫。這顯然是一次與信念和倫理無關的事件,但它仍然企圖指明災難和神明(太陽鳥)的不在場的關系。

這種把洪水起因歸究于神明的努力,在埃及、在蘇美爾——阿卡德、伊朗、印度、希臘——羅馬和希伯萊神話中達到了一種透明深度。我們聽到了在天庭暴怒的神明的旨意。鑒于人類的過度繁衍(阿卡德、老撾黑傣)、褻瀆神明(希臘)、不聽教諭(伊斯蘭)和道德淪喪(希伯萊),(眾)神決定給予它以最嚴厲的懲戒。正是從這種盛大的怒氣中涌現了水,或者說,正是這種怒氣轉換成了水的闊大形態。

洪水的庫源在奧德賽的《變形記》里有十分明晰的說明,它們分別來自河流(地)、海洋(海)和雨(天)。首先是來自天庭的暴雨,而后是洶涌澎湃的河水和海嘯,它匯聚成了有力的涌流,使所有陸地和山脈都下降到它以下的高度。在北方的種族那里,雪山是洪水的另一種淵源,它補充了《變形記》的水源模式。所有上述水的來歷都是符合日常經驗的,只有少數印第安部族聲稱洪水來自被遺棄的情人或丈夫的哭泣,眼淚從悲傷的面龐上跌落,構成了大地上的巨大水難。而這種洪水的推源模式與神明的責罰意志無關,它只是對人類自身的情感痛楚的強度的一次隱喻。

奧維德

普遍的死亡和火絕,這是洪水帶來的最直接的后果,但是從所有的敘事中都出現了僥幸的人,在人類和其他生物被盡悉吞滅之時,他們存活下來了。這無疑是一種雙向的揀選:首先是人揀選了神明和一種清潔虔誠的生活,而后才是神明對人的揀選,也就是從普遍沒落的人類中挑出了唯一作出前述揀選的人。必須注意這種雙向揀選的唯一性或稀少性:人揀選了一個或幾個神明,神也揀選了一個或幾個人。這不僅是一種數量衰減的極端的統計學事件,而且暗示了信念的鏡像性:神對人的信念,完全取決于人對神的信念。

幸存者的逃亡生涯

從人對于神明的虔敬的篤信中,幸存者預先得到了警告,這種報警有時來自洪水發動者本人(蘇美爾——阿卡德、希伯萊等),有時則來自一條感恩的水族動物(印度),后者是最初的先知,它以特殊的秉賦感知了巨大的危險,并且向它的恩人說出了毀滅的預言和躲避災難的途徑。《百道全書》記載,在一次洗禮儀式中,有條小魚游入了人祖摩奴的手掌,請求他的庇護。摩奴接納了這條小魚,直到它成長為大魚。魚的回報就是說出洪水預言并建議摩奴準備一條小船。當洪水降臨時,魚拖引著船前行,直至洪水退去。這無疑是先知及其偉大品格的最初呈現:他要通過預言和建議來拯救走向毀滅的人類。摩奴之魚的這一圖式開辟了未來先知的明亮道路,并為耶利來、但以理和以賽亞的事業奠定了基礎。

由于神和先知的曉諭,幸存者擁有了時間和船只,他們利用時間來打造船只。在東南亞和中國西南神話敘事里,船只是一只巨大的葫蘆,打造就是一次栽種:把來自雷神的種子植入大地,并在它長大后躲進它的內部。在瓜尼拉和奇里瓜拉尼神話中,船只是一只碩大的南瓜,它缺乏葫蘆的堅韌性,但擁有同樣的浮力。而這兩者都是純粹自然的事物,它們質樸而有效,顯示了東方原則中最有力的部分:用自然對付自然。

吉爾伽美什浮雕

而另一種原則是尋找或建造人工避水器,這方面的最早例證來自刻有《吉爾伽美什》史詩的泥版。幸存者烏特一納庇什提遵照埃亞神的旨意打造方舟,高一百二十肘,寬一百二十肘,這個巨大空間足以容納他的整個家族、財產和鳥獸的種子。希伯萊神話推進了這點,它聲稱挪亞把洪水的消息轉達給了世人(一次擔當先知的不屈努力),卻遭到拒絕和嘲笑。他不得不在極度孤苦的情況下打造方舟,并為此耗費了一百二十年的單調歲月。我們可以感知到這個人的尖銳的悲痛,斧鑿和刀鋸的運動切割著歌斐木與靈魂,把它們互相鑲嵌起來,像鑲嵌上帝最后的家具。

正是從這種不可言喻的漫長的疼痛心情中,誕生了比蘇美爾更精致和更宏大的避水裝置,它是一所種子庫、大尺度的葫蘆和反抗洪水的城堡,長三百肘,寬五十肘,高三十肘,分上、中、下三個層面,并被分隔成一些更小的艙房,內外涂抹松脂。它以堅固和沉重的構造在旱地上等待洪水、等待一次幸福的和有力的漂泊。

分享到:
相關新聞
更多時政新聞
更多檢察
更多生活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網站地圖 企業郵箱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您有任何意見和建議,請致函:aimingabc@126.com| 站長統計
Copyright © 2016-2018 金華租車 版權所有
本網最佳瀏覽器為IE8屏幕分辨率為1280*768 國家信息產業部備案 京ICP備09087534號
澳门赌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