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本網站!網站地圖 添加收藏 設為首頁
,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新聞 > 國內動態 >

一封來自海南女商人普佳琳對沈丘縣法院的投訴信

作者:admin 來源:網絡整理 更新時間:2018-06-22 18:50

核心提示:近兩年以來,河南沈丘縣法院審判的一起經濟案件引發公眾質疑:海南女商人普佳琳竟然頻頻成為案件的第三方(第三被告),當地法院在凍結了其250萬元后,仍不甘心,繼續一審再審,最終把這名女商人推向了深淵。原本案件內容清清楚楚,但由于法官、律師、原告、被告的“聯手”,硬是把這起案件給攪“混”了。6月5日,海南女商人普某向媒體來信講述了她的遭遇。

  1.頻成沈丘法院第三被告

  “表面上看這是一起復雜的案件,實際上就是法院工作人員和原告、被告聯合起來,聯手向第三方惡意訴訟。黨的十九大后,法院還出現這樣的咄咄怪事,真不應該。”

  我是林廷興與徐公正、中建七局執行異議之訴一案的一方當事人,2016年,成了沈丘法院的第三被告,原來是有人(林廷興)起訴了她曾經地合伙人徐公正,我則作為案件第三人被牽扯進去,同時,牽扯進去的還有中建七局。

  原因是,幾年前,徐公正有1200萬元以保證金的形式抵押在了中建七局,實際上徐公正并沒有出1200萬元,這些錢是徐公正的合作方我出資,為此有給徐公正的銀行流水證據,而對此,徐公正也是認可的。之后,隨著工程的進度,1200萬元的保證金分批返還到普某手中,目前,還剩下600萬元左右。

  然而就是這剩余的600萬元保證金則被沈丘法院虎視眈眈地給盯上了,原來徐公正“欠”林廷興錢,林轉身把徐公正“告”了,結果,沈丘法院堂而皇之地把這批錢給“凍結”了。

  實際上,早在五年前,我和徐公正已經解決了合作關系,,但是沈丘法院提供了證據,昧著事實把自己和中建七局當成第三人,目的就是看上這剩余的600萬保證金。

  本月,沈丘法院還要開庭審理一起經濟案件,主角還是徐公正是被告,原告卻是另外一個人,我們依然是第三被告。

  “而實際上,這都是套路。例如,徐公正到底欠不欠林廷興錢,欠多少,我們不知道,甚至徐公正可以隨便找多個原告來起訴他自己,其目的就是想貪占我們的保證金,而這些錢都是我出的,和徐公正沒有任何關系。

  2.沈丘法院串通“高人”惡意訴訟

  張全清、李忠良二人是徐公正多起民間借貸糾紛案的幕后推手。其中,李忠良是河南廣廈公司(國營單位)的總經理,這二人在沈丘當地有著深厚的政商背景。張全清、李忠良二人幫徐公正借款數千萬元并作擔保,又幫徐公正出謀劃策,意圖買通法院執行局法官、通過執行程序將徐公正的巨額債務推給中建七局,由中建七局來進行協助執行,達到免除徐公正對外債務的非法目的。

  本案申請執行人林廷興是沈丘當地知名度極高的“高利貸專業戶”,他放高利貸明碼標價“4分5”的利息,在長期的“借貸-訴訟-執行”過程中,林廷興與沈丘縣法院執行局副局長宋天義已經形成默契,林廷興長期給宋天義案件執行標的額20%的高額回扣。在這種高額利益的驅使下,宋天義不顧違法違紀的風險以執代審,也不足為奇。除此之外,本案的幕后推手李忠良和沈丘縣法院副院長周文興、庭長王超宇是發小,交情深厚,李忠良多次向周文興、王超宇承諾案件標的10%的傭金承諾;本案當事人之一徐公正和沈丘縣法院副院長徐公輝更是同族近親。

  “我了解到沈丘縣法院與高利貸專業戶們之間的復雜關系網之后,對沈丘縣法院已經喪失信任,因此我堅決要求沈丘縣法院對本案整體回避并提交了回避申請書,要求將本案移送到外地法院審理,但沈丘縣法院對此不予理會。對此我也很無奈,以我個人的綿薄之力,去和中級法院、基層法院、高利貸專業戶、幕后推手們的龐大關系網對抗,根本就是以卵擊石。”

  3.周口中院副院長疑背后“操盤手”

  現任周口中院副院長的溫新征則是這起案件的“操盤手”。溫新征在周口中院主抓業務,民間多有傳聞:溫院長是出了名的包打贏、過路凈,凡是有油水的案件,沒有他不插手的。溫新征利用上級法院對基層法院辦案法官形成的管控壓力和人脈關系,從2016年至今多次在案件辦理的幾個重要節點,插手該案的審理,造成本案程序和實體方面都一錯再錯。

  首先,是辦案執行法官沈丘縣法院執行局副局長宋天義違法參與了執行異議的審查程序,這一嚴重程序錯誤已經由(2017)豫16民終4855號《民事裁定書》所認定。

  另外,宋天義以執代審,作為執行法官,直接對當事人之間的合同作出了“屬無效合同”的判定,這也是溫新征為了幫助張全清等人達到目的而進行干預的結果。

  其次,依據法律規定,當事人如果對執行裁定不服,應當向上一級法院提出復議。但宋天義為了不讓該案移出沈丘、不讓到手的利益流走,硬是作出了“......不服,向本院提起訴訟”的錯誤裁定。

  在對執行標的即520萬元履約保證金的歸屬已經查清的情況下,仍然回避事實、不敢糾正執行局之前做出的錯誤裁定。

  “由于事實已經清晰、證據充分確鑿,沈丘縣法院在實體上找不到一審駁回中建七局訴訟請求的理由,最后以“未按期對保全裁定提出異議、怠于行使權利”的荒唐理由駁回,判決本身嚴重錯誤的同時,也彰顯出溫新征等人干預辦案的險惡用心。”

  本案目前處在二審發回重審階段,溫新征收到該案件背后推手張全清重金許諾后,更加賣命,利用職權直接插手本案,一而再再而三的把簡單的案件故意搞復雜化,召集審委會及法官會議,是溫新征干預辦案的慣用手段,借此種形式向承辦法官做出指示、要求承辦法官按他的意思作出判決。

  以上內容屬實,如有異議我愿承擔一切法律責任。 普佳琳

                                                                                     2018年6月5日

一封來自海南女商人普佳琳對沈丘縣法院的投訴信

一封來自海南女商人普佳琳對沈丘縣法院的投訴信

分享到:
更多時政新聞
更多檢察
更多生活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網站地圖 企業郵箱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您有任何意見和建議,請致函:aimingabc@126.com| 站長統計
Copyright © 2016-2018 金華租車 版權所有
本網最佳瀏覽器為IE8屏幕分辨率為1280*768 國家信息產業部備案 京ICP備09087534號
澳门赌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