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本網站!網站地圖 添加收藏 設為首頁
,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新聞 > 國內動態 >

男子舉報被女子頂替上大學并冒名25年 官方:已凍結她檔案戶籍

作者:admin 來源:網絡整理 更新時間:2018-07-05 10:35

  王宏偉說,自己是突然知道被“頂替”的。

  1994年王宏偉第二次參加高考,考到河北輕工學院一段時間后,聽石家莊大名老鄉會的同學說起,“1993年也有個大名的大學生叫王宏偉,和你一個字都不差,女的,在醫學院讀書。”

  可是前一年大名縣高考成績放榜時,王宏偉說他只看到了一個王宏偉。那一年他考了387分,他以為建檔線是390分,自己落榜了。這之后他才了解到其實因為沒招夠人,當年建檔線又降了五分。

  他打聽到另一個王宏偉原本叫許新霞,是臨時改的名字,身份信息也遷到了另一個村。

  20多年過去后,女王宏偉成為了大名縣醫院的科室主任。而男王宏偉先后經歷針織廠效益不好、到南方投資失敗等事件打擊,居無定所,還欠了不少外債。

  2018年5月起,男王宏偉開始在網上實名舉報與自己同名的大名縣醫院理療科主任,稱“如不被頂替(自己)現在也許是科級干部。”

  王宏偉告訴紅星新聞,他也知道即使查清楚了當年的來龍去脈,可能也并不能改變什么,之所以時隔二十多年出來舉報,主要是不甘心,“現在是法治社會,我就是想要一個說法。”

  第一次高考后以為落榜

  意外發現被 “冒名頂替”

  一提到兒子當年被頂替的事情,王宏偉的母親便開始抹眼淚,而他患病的父親則情緒激動地不斷發抖。村里人大都知道王宏偉被頂替的事,有村民提到,王宏偉中間有幾年一度表現出“精神方面不太正常”,“逢人都要說這個事。”

QQ截圖20180705102253.png

▲男性王宏偉的母親。圖片來源紅星新聞

  1993年,王宏偉在大名縣一中參加高考。成績公布,他考了387分,當時他聽到的建檔線是390分,因此他認為自己落榜了。

  復讀一年后,1994年,王宏偉第二年高考考到河北輕工學院。不久后,他聽石家莊大名老鄉會的同學說起,去年也有個大名的大學生叫王宏偉,和自己名字一個字都不差,女的,在醫學院讀書。

  可是前一年大名縣高考成績放榜時,王宏偉確定他只看到了一個王宏偉。更加令他生疑的是他了解到,當年建檔線因沒招夠人,后來降低了五分。

  他覺得自己就是被頂替了。據《北京時間》報道,王宏偉當時曾找到大名縣招生辦,要求查看1993年“王宏偉”的錄取信息,但被拒。之后,王宏偉父親動用私人關系找到邯鄲招生辦,被告知兒子王宏偉的準考證號、分數,確實被人冒名頂替上了大學。

  王宏偉告訴紅星新聞,他后來了解到,女王宏偉原名叫許新霞,大名縣紅廟鄉王家莊村人,上大學前,戶口從王家莊村遷入大街鄉王董村,并改名王宏偉。

  1996年畢業的女王宏偉順利分配到大名縣醫院工作,而1997年畢業的男王宏偉則到大名縣針織廠自己找了一份工作。

  命運的岔路由此分離。20多年過去后,女王宏偉成為了大名縣醫院的科室主任。而男王宏偉先后經歷針織廠效益不好、到南方投資失敗等事件打擊,居無定所,還欠了不少外債。

  時隔25年,教育局、招生辦等多個單位均表示當年的紙質檔案難以找尋。紅星新聞記者來到此前報道中提到的“許新霞”老家,大名縣紅廟鄉王家莊村。多名村民向記者證實,照片中的理療科主任王宏偉就是許新霞。村民們說,雖然村名叫王家莊,但“村子上只有姓許的,沒有姓王的。”

  許家并沒有人在村子上,村民們稱他家很早發達后,陸陸續續都搬進了城里,“得有30年沒有回村子。”許家舊宅大門緊閉,據村民說房子里面已經垮塌,門口雜草叢生。

  而在王董村,村民干脆地表示,村子上無論是許新霞、王宏偉還是縣醫院上班的醫生,“根本就沒有這么個人。”

  另據北京時間報道,據金灘鎮中學教師周立民回憶,1993年教的初三(33)畢業班,班里確實有一人叫許新霞,但畢業后去向就不知道了。而根據當時的初中升學政策,初中生許新霞并不具備高考資格,初中生僅有“中專、高中或職高”的出口。

  王家稱對方1995年來道歉

  賠了1萬元并說給父母養老

  王宏偉母親告訴紅星新聞,1995年,包括王宏偉班主任、許家人以及當時縣政法委書記在內的多人曾就此事到王家道歉。

  她說,許家人很快承認頂替,并且給王家送來一冬的燃煤和一萬塊錢,許諾讓許新霞認王家父母做干爹干娘。“他講什么冤家宜解不宜結,還說姑娘會給我們養老,然后說什么一門雙進士,但是之后她再也沒來過家里。”

  有些村民對王宏偉的做法并不認同,認為王宏偉家里既然收了人家的錢,就相當于默認了不再追究對方責任,結果卻在20多年后把這事捅出來。“95年的一萬塊錢啊,相當于現在的20萬也有了。”

  王宏偉的母親稱,當時王的父親在一個鄉上擔任黨委書記,有很多事抹不開面子,“而且當時兒子并不在家里,只是他爸叫王宏偉不要再折騰了,沒有用,王宏偉心里一直沒過去這件事。”

  王家人起初覺得就是晚上一年學的事,但現在覺得這件事影響了兒子的“命運”。

QQ截圖20180705102311.png

▲醫院提供的女王宏偉資料。大名縣醫院供圖

  此前王宏偉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說:“現在幾乎夜夜都在夢見高考。” 王宏偉的妻子李清梅則稱王宏偉幾乎為這件事要尋短見。

  2018年5月5日,由于王宏偉的舉報信在網上傳開,許家再次托中間人找到王宏偉家。《北京時間》報道了一段據稱是許新霞哥哥許新忠的錄音。在錄音中,許新忠提到自己開辦有民辦學校,如果王宏偉在外過得不如意,可以回來到學校管理宿舍和食堂;許新忠還承諾,王宏偉家小女兒回來后上學,他管到上完高中。

  這次王宏偉沒有答應,最終雙方不歡而散,隨后王宏偉的妻子李清梅一紙舉報信送到了大名縣紀委。

  涉事醫生事件曝光后請假

  醫院稱其檔案未出現曾用名

  6月28日,大名縣醫院。二樓的理療科區域內,王宏偉的“主任辦公室”鐵門緊閉,據其同事講,事件爆出后王宏偉便沒有再來上班。紅星新聞記者撥打其手機,被提示“對方已經開啟來電提醒功能。”

分享到:
更多時政新聞
更多檢察
更多生活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網站地圖 企業郵箱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您有任何意見和建議,請致函:aimingabc@126.com| 站長統計
Copyright © 2016-2018 金華租車 版權所有
本網最佳瀏覽器為IE8屏幕分辨率為1280*768 國家信息產業部備案 京ICP備09087534號
澳门赌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