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本網站!網站地圖 添加收藏 設為首頁
,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新聞 > 國內動態 >

濮陽“氣荒”調查:燃氣經營權“一女多嫁”造成的天然氣市場亂象

作者:admin 來源:網絡整理 更新時間:2018-07-05 19:00

濮陽“氣荒”調查:燃氣經營權“一女多嫁”造成的天然氣市場亂象

  2018年1月14日,濮陽縣城關鎮西豆堤村,在燃氣打不著的情況下,村民王金剛準備另起爐灶。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曹煦)

  雖然夏天的熱浪早已撲面而來,但對于河南省濮陽市濮陽縣的6萬余戶居民來說,過去這個冬天給他們的“寒冷”記憶仍未消散。

  原因是一場來勢兇猛的“天然氣荒”,讓置身中原油田腹地的濮陽縣居民,陷入“守著油田沒氣用”的尷尬。

  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有形的手”與“無形的手”在關系民生冷暖的命題背后發生了怎樣的博弈?雖然采暖季已經遠去,《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仍試圖通過對河南濮陽縣“氣荒”事件的復盤,為過去這個冬天部分城市氣荒問題提供一個解讀樣本,以期未雨綢繆,希望下一個冬天不再“氣荒”。

  “氣荒”背后的供需失衡

  濮陽縣地處豫魯兩省交界地帶,據介紹,中石化中原油田分公司(下稱“中原油田”)70%的石油和90%的天然氣產自濮陽縣。得益于“近水樓臺”,該縣是河南省較早用上天然氣的地區。

  然而,過去這個冬天的情況卻有些反常。

  “沒氣,沒法做飯。俺現在只能打點豆漿,吃點咸菜。”今年1月14日,濮陽縣龍城安居二區居民董法現對記者說。當時他在屋里仍穿著厚厚的棉衣,而據他介紹,這樣的日子,年逾七旬的他和老伴已經過了兩個多月。

  1月14日,記者來到濮陽縣城關鎮西豆堤村,村民們誤以為記者是天然氣公司工作人員,將記者團團圍住,有的破口大罵,有的要求賠錢……該村四組村民王金剛將記者拉到家里,“俺家老少十幾口人,老爹86歲了,孫子才3歲。現在煤球收走了,柴火不讓燒,這燃氣又打不著火!只能出去買飯吃,拿回來早涼了!”

  以上情景并非個例。1月14日,記者在濮陽縣城某小區采訪時,一位李姓居民抱怨道,“燒一壺水得兩小時,飯都做不成,別說洗澡、取暖了。反映多少回了,不知道咋回事。”

  1月15日,濮陽縣主要的天然氣供應企業之一、為濮陽縣城6萬戶居民和80多個學校、醫院、機關單位供氣的濮陽縣通用燃氣有限公司(下稱“通用公司”)總經理張宏杰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說:這幾個月公司的投訴熱線都被打爆了,營業廳也經常擠滿了因為“打不著火”來投訴抗議的居民。

  地處油田腹地、往年并不曾鬧“氣荒”的濮陽,今年緣何如此?

  和很多地區一樣,濮陽縣在2017年采暖季面臨著天然氣供應量不足、供需矛盾突出的情況。

  據通用公司介紹,在需求端,2017年濮陽縣大力實施“煤改氣”工程,居民用戶、鍋爐用戶(編者注:指除居民之外的行政機關、事業單位、商業用戶,但不含工業用戶)猛增。“僅居民(用戶)就增加了1萬多戶。” 張宏杰說。

  通用公司每天需要18萬到20萬立方米天然氣才能滿足居民用戶需要,但在供給端,2017年入冬后,其獲得的天然氣日供應量僅為9萬立方米,甚至遠不及“煤改氣”工程大力實施前,2016年入冬后15.8萬立方米的日供應量。后經通用公司多方協調氣源,該公司獲得的天然氣日供應量一度達到13萬立方米,仍然難以滿足需求。

  “今年氣源整體比較緊張。像整個濮陽市地區,包括五縣一區,如果足量供應的話,每天大約需要200萬立方米,而現在濮陽市地區日總供應量才130萬立方米,缺口約70萬立方米。但是在這種緊張形勢下,我們還是給濮陽縣每天供應30萬立方米。”2018年1月15日,通用公司的“上游”、中原油田天然氣銷售中心一位負責人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濮陽縣已是“近水樓臺先得月”。

  除了供需失調,燃氣壓力不足也是導致在過去的這個冬天居民“用氣難”的主要原因。張宏杰稱,“往年冬天燃氣管道內壓力是兩公斤,今年壓力低的時候0.3公斤,高的時候才0.8公斤。壓力低,燃氣灶就很難打著火。”

  誰在掌握分配權?

  從中原油田獲得30萬立方米天然氣后,濮陽縣如何進行“二次分配”?記者沿著天然氣的走向繼續進行調查。

  “以前,中原油田直接給縣里供氣并和用戶結算。隨著經濟發展、用氣量增加和油田開采量的逐漸減少,需求與供給之間的矛盾越來越難以協調和化解,中原油田決定將天然氣資源分配權移交給地方政府。”上述中原油田天然氣銷售中心負責人向記者透露。

  1月15日,另據一位通用公司原股東向記者介紹:2009年11月,濮陽市黃河路東段某小區發生重大燃氣爆炸事故,造成人員傷亡和樓房坍塌。在此背景下,中原油田將燃氣資源的協調、分配權交給了濮陽縣油區辦,即濮陽縣油區工作辦公室,同時也把供需矛盾的化解工作轉移給了地方。“濮陽縣油區辦接手后,也對通用公司搞了一段時間‘加價抽成’——直接收現金。后來考慮風險很大,才決定另組建企業運作此事。”

  2011年,濮陽縣油區辦指定了一家民營企業——濮陽縣運營天然氣有限公司(下稱“運營公司”)具體負責調撥分配。

  運營公司最初通過分配氣源,加價銷售獲利。濮陽縣政府的一份會議紀要顯示,運營公司從事燃氣業務并“主要負責協調油區內50多家企業的天然氣供給及資源引進”。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查閱工商資料發現,運營公司成立于2011年6月14日,法定代表人為閆飛。多位采訪對象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證實稱,“運營公司最初只有4個股東,包括中原油田天然氣產銷廠的一位領導、濮陽縣油區辦的一位領導。”

  2015年6月23日,運營公司設立了全資子公司天潤公司。一個月后,運營公司又將天潤公司100%的股權轉讓給了閆飛、韋德朝、喬建秋、孫忠義4人。運營公司隨即注銷。

  2016年5月,天潤公司增加一名股東石文紅。2017年9月,原股東喬建秋退出。目前,天潤公司股東為閆飛、韋德朝、孫忠義、石文紅4位自然人。

  記者在調查中了解到,天潤公司目前控制著通用公司、濮陽縣灃源天然氣有限公司(下稱“灃源公司”)以及濮陽縣域部分工業用戶的“氣源”。

  手握上游供氣資源的天潤公司,即使在過去這個冬天的氣荒中依然“生財有道”。

分享到:
更多時政新聞
更多檢察
更多生活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網站地圖 企業郵箱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您有任何意見和建議,請致函:aimingabc@126.com| 站長統計
Copyright © 2016-2018 金華租車 版權所有
本網最佳瀏覽器為IE8屏幕分辨率為1280*768 國家信息產業部備案 京ICP備09087534號
澳门赌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