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本網站!網站地圖 添加收藏 設為首頁
,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新聞 > 國內動態 >

信陽弘運集團公司電子監控成擺設員工蠻橫不作為乘客財產無保障

作者:admin 來源:網絡整理 更新時間:2018-07-06 12:14

微信圖片_20180706114712.jpg

  【核心提示】:

  在天網、地網即將全覆蓋的今天,作為一家運營多年的汽車客運集團公司:信陽弘運集團的電子監控成擺設,進出站口電子眼成為“瞎子”,其它電子眼為“青光眼”。丟失財物甚至孩子的乘客到值班室咨詢求助,得到冷冰冰的語言竟然是:“不知道!查不出來!你滾出去,這里是保管公司財務的重地。你報警,我們管不了。。。。。。”類似這樣的答復,而且態度蠻橫,氣勢洶洶,大有要毆打辱罵失主乘客之勢。既然是交通運輸服務行業,乘客出錢買票的同時也就是購買你的周到安全服務,這樣就構成了法律意義上勞動合作關系,就應視乘客為“上帝”。

  然而,在信陽弘運集團公司,由于多年的管理混亂、設備陳舊、員工不作為、懶作為、慢作為,視乘客的生命財產為兒戲,令“上帝”心寒落淚……

  日前,本網收到一個來自信陽一位蔣先生(化名)的舉報電話稱:他于6月24號乘坐一輛從固始弘運車站發往信陽弘運車站的大巴,下車時把行李落在車上。他當天下午去信陽弘運車站去尋找,車站值班室的監控進出站電子眼都是瞎子,值班員工不僅不給予提供任何找尋幫助,而且態度蠻橫,著實令乘客心寒落淚。

微信圖片_20180706114716.jpg

  26日下午,本網派人趕到信陽市約見了這位蔣先生,了解到的具體情況是:他前天(6月24號)中午12點30左右在潢川縣黃寺崗鎮轄區內乘坐一輛從固始弘運車站發往信陽弘運車站的大巴,大約下午15點47分到達信陽弘運站,下車時將一箱行李落在了車上,到下午17點30分才發現,就趕緊給大巴車的跟車老板通過微信支付平臺聯系(車費28元,其中的8元是用微信支付的,沒給車票,但車上安有監控。),至今沒有回音。緊接著,他從網上查到信陽弘運站的值班電話0376-6383029,連續撥三次均沒人接聽。不得已,他只好驅車來到信陽弘運車站。值班室里是一位自稱姓師的老師傅值班,聽了他的情況介紹后,師師傅說:“下班了,沒法查。”

  蔣先生就提出能否幫忙看看監控,師師傅回答說:“監控都瞎了,看不到,上周前,一個小孩在站里丟了,調監控就看不到。”這時,進來一位姓何的師傅,負責出門車輛的登記。蔣先生就請求何師傅幫忙,那輛車是15點50進站的。何師傅說:“只知道進站時間,啥時出站,這么多車輛,怎么查?”盡管蔣先生再三請求,何師傅仍舊是無動于衷,后來拋出一句:“你報警。”

  在正式報警前,他向何師傅繼續請求:“一件行李,你們幫忙查查車號,聯系上車主不就行了,還需報警?”何師傅不再理他,他只好報警。

點擊瀏覽下一頁

點擊瀏覽下一頁

點擊瀏覽下一頁

  等報警回來后,那兩位值班師傅不見了,換了一位姓吳的師傅。吳師傅不讓進門,說值班室是重地,貴重物品丟失了誰負責。就這樣,他被無情的轟了出來。等到警察來后他才和警察同志一塊兒進去。見到警察,何師傅的態度明顯緩和,主動配合警察調監控,結果跟師師傅說的基本一樣,進出站口電子眼是瞎子,其他的雖然沒瞎,但都得了“青光眼”,有圖像,但很模糊,看不清。

點擊瀏覽下一頁

  

  警官很耐心,帶著他在車站院子里走訪,也沒有結果。然后,警官又帶著他來到車站派出所查尋附近的電子眼。經過半個多小時,終于查到了這輛大巴。(附圖)。一輛藍黃色大巴,在15點47分恰好穿過了火車站涵道往右拐灣處,前面的牌子清晰可見:弘運車站(信陽),但車牌照有點模糊,分辨不清。警官解釋說這是拍攝的角度問題,還可以調附近的其它監控,從另一個角度看就能看清楚了。這時,突然網線斷了。他就提議等明天吧,因為已經8點多了,警察還沒吃完飯。臨出門時,警察叮囑他明天去弘運車站調度室查。他說:“如果調度室的工作人員還像值班室的一樣,拖著不查或說查不出來,怎么辦呢”警官說:“那,你繼續報警。”

  次日,蔣先生沒再去信陽弘運車站調度室,因為他已經是50多歲的人了,怕再遭受值班室同樣的“禮遇”受不了。他還說,如果因為自己的行李丟失一事再次報警,他是很不情愿的,因為警察同志真的都很忙很辛苦!

  【采訪手記】:

  “有事找警察”。但要看啥事呀!不管大事小事都找警察,再多警力也忙不過來。對于乘客物品的丟失,公司如何幫助查找,這對于一家交通運輸集團公司來說,應該是份內之事。電視監控設施十多年不換,工作人員人浮于事,態度驕橫,這就反映出集團公司多年來的管理混亂和對乘客的冷漠等諸多問題。連最起碼的安全感都沒有,以后誰還敢乘坐信陽弘運的車呢?有關部門是不是該過問此事,不要讓信陽弘運為信陽創建全國文明城市抹黑呢?

  截止本網發稿時,陸續有投訴人打來電話,講述信陽弘運集團管理亂象及坑害、甩賣乘客的具體事實。其中一位信陽胡姓乘客于2017年臘月十一日上午八點從鄭州中心站坐大巴到信陽弘運車站,短短的三百公里路,歷經六次甩賣、轉車,長達十三個多小時,最終于當日夜晚九點多才到達信陽弘運車站。即便車到達明港時又被甩賣、轉車兩次。一次回家之旅,簡直就是一部苦難的、恐怖的并夾雜著每次車主謾罵的低俗電影大片。胡先生說:雖然事情已經過去半年多了,但現在回想起來,仍然是心有余悸、毛骨悚然!

  事件的最新進展,本網將繼續追蹤報道!

分享到:
更多時政新聞
更多檢察
更多生活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網站地圖 企業郵箱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您有任何意見和建議,請致函:aimingabc@126.com| 站長統計
Copyright © 2016-2018 金華租車 版權所有
本網最佳瀏覽器為IE8屏幕分辨率為1280*768 國家信息產業部備案 京ICP備09087534號
澳门赌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