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本網站!網站地圖 添加收藏 設為首頁
,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法訊 >

濟南西京白癜風醫院治療白癜風被坑騙

作者:admin 來源:網絡整理 更新時間:2018-11-19 16:56

濟南西京白癜風醫院治療白癜風被坑騙
  本人因長白癜風,心急之下,失去了判斷力,輕信廣告,到了濟南西京白癜風醫院治療。住院期間每天就將一千多元的治療費,前后已經花了近兩萬元。
  不僅白癜風沒有治療好,還把白斑面積折騰的更大了。原本不是很白的地方,用了激光照射后變得更白了。有一次還把我的正常皮膚照得起水泡,醫生還強詞奪理,說白斑部位原本就是長得不規則的,當然沒辦法照得那么精準了。你的意思難道是我們的白癜風還要按照你說的怎樣規則怎樣長嗎?是我的白斑長得不規則讓你照激光的時候為難了?
  現在想想他們的治療方式根本就是不對的,哪有一開始就用激光的?應該先吃藥把白斑面積穩定住,再用激光。他們就是過分宣揚激光功能的強大,無論什么時期的白癜風都給用激光,還有一些兒童,皮膚那么稚嫩也用激光。
  我的白癜風才長了三個月吃藥可以控制住,用了激光反而把面積擴大了。出院時,我帶一些藥,打算吃完藥再來復診。
  我去辦理出院手續,醫生還跟我說多拿點藥吧,多拿一個月的藥吧,你的藥賣不出去嗎?還有勸別人多買藥的?我出院不到一周,周曉娟的助理就給我打電話要我回去住院,說的怎樣怎樣好,住院好的快一些。我還是第一次碰到這樣的醫生,就像錢賺不到手里去似的,硬要你多拿藥,硬勸你住院。我還上學,怎么能一直呆在醫院里?
  周曉娟醫生還勸我辦個卡,兩萬元的卡,那種卡把錢沖進去之后不能取出,就只能在他們醫院消費了。
  我說我考慮考慮吧,她還很不甘心,又極力說了一大堆,比做銷售的還能說會道。我沒有繼續住院,也沒有辦卡,繼續在門診拿了幾次藥,估計很多人和我當初一樣的心理:因為已經在濟南西京白癜風醫院花了很多錢了,所以不大想轉院,只能無奈繼續接受治療,還相信醫生的話,相信再堅持治療一段時間就好了。直到我發現肝功能異常就停藥了。
  我在濟南西京白癜風醫院住院期間,醫生給我查了肝功能,沒有告訴我結果,也沒有給我化驗單。就給我大劑量用藥,導致了我的肝功能受損,后來又檢查出肝內鈣化斑。
  這是我出院后查體查出的,出院后還在服用濟南西京白癜風醫院開的藥,晚上吃了藥,第二天早上空腹查體,肝功能異常,肝內鈣化灶,膽囊壁增厚,停藥后膽囊壁恢復正常了。查出后我就給濟南西京白癜風醫院打電話問:;為什么在你們醫院查了肝功還會出現問題?我現在還正在服用你們給開的藥,轉氨酶增高到110,你們上次檢查的結果是多少,怎么沒有告知我?;
  電話那邊是周曉娟的助理她說這個她不清楚,要查一下病歷看看。我再打電話,她說:;今天病案室的人不上班,化驗單在病歷里,要明天才能告訴你。;我問:;難道電腦里不能看嗎?;她說:;電腦里記錄的沒有,不能從電腦上看。;(化驗結果只能從化驗單和病歷查出,她說電腦里沒有那就是說病歷里沒有記錄了,可是后來的病歷里卻出現了化驗結果。)第二天我又打電話,(在這里勸大家,以后出現問題后,第一時間去醫院復印病歷,不要打電話詢問,給醫生修改病歷和做準備的機會。)電話那頭告訴我:;你原本的檢查結果就是異常的,轉氨酶70多;。我問:;原本就是異常的,你怎么沒有告知我?給我用藥后加劇了我的肝功能損傷。原本就是異常的,你怎么沒有采取保肝治療?;
  周曉娟的助理說:;我不知道,我再問問。;后來周曉娟又給我打電話詢問我情況,要我停藥后再復查看看,再去找肝膽科醫生看看。
  我花了那么多錢白癜風沒治療好,還把白斑面積照射的更大了,還損害了我的肝臟。就算是之前就是肝功能異常,你們漏診,沒有告知我化驗結果,侵犯了我的知情同意權,用藥后加重了我的肝臟損傷。我想到維權,就去醫院復印病歷,防止醫生修改病歷。
  這再說說我去復印病歷的遭遇,我一個人去的。周曉娟在門診接待了我,并指著電腦上的病歷說:;你在院期間檢查的肝功就是異常的啊,你看。;不是說電腦里記錄的沒有嗎?這次怎么有了?是你說謊,還是你添加修改了病歷?我又去找醫務處,他們醫院居然沒有醫務處。出現醫療糾紛后,醫務處是醫院處理醫療糾紛的地方,沒有醫務處那就去院長辦公室吧,一個副院長接待了我。
  我把情況和他說明,他居然說肝內鈣化斑又不是大問題,還說自己還有肝囊腫呢。我看了一下他,年齡也很大了。我說你年齡那么大器官出問題是正常的,我還那么年輕,又沒有乙肝丙肝任何肝臟疾病,怎么會出現肝內鈣化斑?在你們醫院也查過肝功能,這才多久就出現問題了?我說化驗單該不會是造假的吧?不然當初怎么沒有告訴我肝功異常?
  他說:;化驗單不會造假的,你第一天打電話,我就立刻叫人查了下,轉氨酶就是70多。;這樣說我第一天打電話你們就查了化驗單了?卻還告訴我病案室人員不在不能查電腦也不能查?你們的謊話還真是一個接一個呀。
  副院長又把周曉娟叫來,我就質問她化驗單的事情:;既然結果異常,那怎么沒有告知我?你漏診還侵犯了我的知情同意權。;周曉娟說:;你當初的轉氨酶也不是很高,這不是大問題。;我說:;不是大問題就不該告訴我?我花錢做的那么多檢查我就不該知道結果?還有,你還給我查了乙肝五項?這是我在消費單上看到的,你詢問我傳染史了嗎?你沒有詢問我傳染史就給我查了乙肝五項?;
  周曉娟說:;這是住院都得查得啊,你的乙肝五項正常。;我說:;你亂扣我的錢,給我查了什么也不告訴我,查的結果也不給我說。;
  后來又爭吵到肝功能化驗單上,我質問她一開始肝功能異常怎么不告知我?后來用藥又加劇了我的病情。她指了指化驗單上的結果說:;這個值也不是很高;;我說:;不是很高,也是異常,那用藥后又高了很多呢?你沒有告訴我,還是當初你也不知道?;
  我又要求把病歷拿來,副院長叫病案室人員把病歷拿來,我剛要打開看,病案室的女工作人員就立刻一把抓住說:;這個你不能看,雖然是你的東西你也不能看。;
  我就說;我的東西我怎么不能看?我不僅要看,我還要復印。;
  再三爭執,最后只是把化驗單給我看,一個是肝腎功化驗單,一個是乙肝五項化驗單(我又沒有乙肝,并且打了乙肝疫苗,抗體陽性,沒有詢問我傳染史,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給我多檢查乙肝五項,浪費我錢。)周曉娟說:;看,你的肝功能之前就是異常的吧!;又指著下面的日期,;你看日期沒錯吧!;呵呵,這樣你就能逃避了責任?我說:;漏診,加重病情,也是很大的問題。;
  她就不說話了,我又看了乙肝檢查結果,我的乙肝表面抗體是陽性,他們給檢查的是陰性。雖然每個醫院的機器不同,但也不至于差那么多。
  后來我要求復印病歷,這是我此行的目的,發生醫療糾紛后要第一時間復印病歷,這些醫院都應該配合的。可是周曉娟,病案室工作人員和副院長都說不行。
  最后爭吵起來,他們還搶奪病歷,還和我發生了肢體沖突。最后病案室工作人員(我只見過她一次,是個女的,第二次她就不在了。)笑著說:;好,走,我帶你去樓下復印去。;然后我就跟著她到了樓下的病案室,到了病案室她就立馬把門;啪;的一聲關上,立馬變了臉色(之前是笑著領我下樓說復印病歷的)對我大吼大叫,用的是方言。
  我只聽懂一點是說:;你一個小姑娘能有多大本事,你想咋著就咋著了?你能斗得過醫院?;她變臉太快,我沒反應過來,等我反應過來也沒跟她爭吵,就打開門準備出去,她又跟在后面說:;你到哪去?;(她的聲音變小了,因為門外站著些患者。表示第一次碰到這種變化多端的人。)我到了樓上和周曉娟說;既然調解不成,那就找衛生局吧!;周曉娟(濟南西京白癜風醫院醫師)輕蔑地笑了笑,翹著二郎腿晃了晃腿說:;還找衛生局呢,哼。;
  我走出醫院打車衛生局,和出租車司機說了這些,司機還問我去哪一個衛生局,有很多區衛生局,后來出租車司機帶我去了附近的衛生局,還跟我說好好跟衛生局說。
  我說衛生局和醫院都是一家子,恐怕也不大行。出租車司機安慰我說:;不會的,衛生局是醫院的上司,就是管他們的。;此刻我腦海里又浮現周曉娟那輕蔑的話語和傲慢的表情,真是惡心至極。
  我到了衛生局把我的經歷,我看病的過程,醫院給我檢查了肝功能沒有告知我,后來肝功能異常,出現肝內鈣化斑。我說醫院可能造假了化驗單,還有修改了病歷。并把我去復印病歷被病案室工作人員恐嚇的事情都說了。
  我要求立馬調出我的病歷,防止醫生繼續修改,衛生局的人員說:;我們又不是司法機關,那是司法人員的工作,我們能做的只是協調,我給醫院打電話了解一下,你一周內等醫院電話吧,醫院會找你協調的。;
  我徒勞無功,白跑了一趟,沒能復印病歷,還被人恐嚇威脅,我還是個學生被三個平均年齡比我大二十歲以上的人(周曉娟,副院長,病案室人員)欺負,感到很是難過。
  過了幾天,醫院給我打電話,周曉娟說要我到醫院跟院長協調,并再電話里說:;我是門診醫生,你住院后,樓上有住院部醫生,你查的肝功都是住院部給查的,你跟我們醫院領導說說好嗎?;這意思就是說你對我查肝功的事情一無所知?和你無關?(她的這句話,我在后面還會有分析。門診醫師,從來沒有查過房,卻書寫了整個查房記錄。)后來我再次來到了醫院,在門診找到了周曉娟,周曉娟把院長喊來,這次是個正院長,比之前的副院長年輕些看上去流里流氣的,像個痞子。院長帶我來到三樓,周曉娟則留在了一樓門診,此后她一直沒有出現。
  院長叼著根煙,翹著二郎腿跟我說話,我注意到他的指甲留的特別長,小拇指指甲很長,很惡心。醫生是不可以留長指甲的,女醫生不可以涂指甲油的。所以面前這個人讓我很惡心,接下來他說的話更惡心。
  他說:;你有什么意見都可以跟我反映嘍,干嘛跑到衛生局投訴嘍,你也知道嘍,醫院跟衛生局什么關系嘍。;我說:;你們病案室工作人員不給復印病歷,還對我大吼大叫,恐嚇威脅。我當然要去衛生局投訴了。;
  院長說:;這些你可以跟我說嘍,你也知道嘍,我們開醫院主要講究的就是服務態度嘍。;(呵呵私立醫院服務態度就是比公立醫院好了,都是一群笑著喝患者血的鬼。)然后他假裝打電話要把那個病案室的女工作人員叫來,最后又說那個女的今天沒來上班。
  我說:;誰給我做的治療,出現問題誰就要負責任,當初做過肝功能檢查,為什么還會出現問題?;他居然說:;你當初的肝功能檢查就是異常的,并且告訴你了。;(還很會狡辯,告訴過我?如果告訴過我,我還會繼續治療白癜風?花那么多的錢,吃藥還加劇肝功能損傷?告訴過我我還用出院后再打電話詢問?打電話詢問的時候,醫生都說不知道都要去查查病歷。)我就問:;是誰告訴我了?做人不要太沒道德,是誰說她告訴過我了?讓她出來對質。;后來他喊來了一個叫薛春梅的醫生(我只見過她早上查房,就是她要我出院多拿些藥,我拿的藥少了,她還生氣,就好象她的藥賣不出去似的。),我問薛春梅:;你什么時候告訴我肝功能檢查結果的?哪一天?什么時間?早上還是下午,怎樣告知的?;
  她說:;我記不清了,我肯定會告訴你的啊。;我說:;你告訴過我肝功能異常嗎?異常的話怎么沒有采取保肝治療?;
  她說:;那我就是告訴過你啊,不是我告訴你的就是另外一個醫生告訴你的。;
  爭吵到最后,她就是說不上來是什么時間告訴我的,最后又說自己記不清了,又說是另外一個醫生告訴我的,還說不是她就是另一個醫生,她們兩個有一個會告訴我的。很確切地說告訴過我,又不確定是哪個醫生告訴過我?這不是很矛盾?三歲小孩玩的把戲嗎?
  協調不成,醫院還撒謊抵賴,沒有告知我肝功能檢查結果,硬說告知過我。最后院長說:;那你也去衛生局了,你也知道衛生局和醫院什么關系,你也只能到這個地步了。你要是復印病歷呢,我現在就可以給你復印。;
  之前死活不給我復印病歷,還搶奪病歷,病案室工作人員還恐嚇威脅我,現在很大方的給我復印病歷。復印的病歷明顯做了修改,居然寫著;已告知患者肝功能檢查結果,并調整用藥,囑其定期檢查肝腎功能。;
  沒有告知我肝功能檢查結果還說告訴我了,還囑咐我定期檢查肝腎功能?明明是我查體意外發現肝功能異常肝內鈣化灶再詢問你們的。你可以撒謊說你告知我了,但是調整用藥?我有單據的。
  醫囑單上沒有調整用藥,病歷上卻書寫著調整用藥,我一直按照醫生的要求一直吃同樣的藥同樣的劑量,還有打得針從來沒變過。呵呵,事已至此,衛生局協調不成。希望大家不要覆轍我的經歷,有病去公立醫院大醫院治療,不要相信濟南西京白癜風醫院私立醫院的廣告。
  后來才知道13年的時候西京白癜風就有個醫生簡歷造假被曝光了,里面都是一些垃圾醫生,還自吹專家,什么加拿大留學,巴黎留學啦。吹噓的不行不行的。
  最新進展:我住院期間在濟南西京白癜風醫院留了家庭電話和家庭地址,濟南西京白癜風醫院往我家打恐嚇電話,還往我家發信件。.更多本文相關資訊請訪問:醫院資訊網 ylzxcn.com喀嚓魚(kacyu.com)(kacyu.com)

分享到:
更多時政新聞
更多檢察
更多生活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網站地圖 企業郵箱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您有任何意見和建議,請致函:aimingabc@126.com| 站長統計
Copyright © 2016-2018 金華租車 版權所有
本網最佳瀏覽器為IE8屏幕分辨率為1280*768 國家信息產業部備案 京ICP備09087534號
澳门赌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