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本網站!網站地圖 添加收藏 設為首頁
,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律界 > 法律 >

吉林省四平市安全局、造假案陷害許冰濤入獄誰在沖當保護傘?

作者:admin 來源:網絡整理 更新時間:2018-10-04 14:47

  吉林省紀檢委機關責任缺失、司法人員徇私腐敗、竟使常鳴這些身穿官衣、行使公權、枉法判決的腐敗分,常鳴、楊國春、韓長國等不予懲處,又極力充當保護傘。

  問責與舉報

  問責:吉林省、省委書記、省長、紀委書記。

  問責:四平市、市委書記、市長、紀委書記。

  事實申訴與舉報

  舉報:四平市國家安全局、局長、常鳴、工作人員楊國春、韓長國。

  我叫許冰濤,男,漢族,1976年6月21日出生。現服刑于長春鐵北監獄。

  指定訴訟代理人,周桂芝,女,漢族,1949年10月1日出生,是我的母親。

  因為我的案件是由四平市國家安全局局長常鳴,辦案員楊國春,韓長國等人,利用國家賦予的職權便利,采取非法監禁,刑訊逼供,違法取證、全程監控等非法手段,為了賺得所謂的政績,博取仕途升遷的資本。硬性包裝出來的"間諜案。,這是一起徹頭徹尾的村冤、假、錯"俱全的案件,因此對"吉四檢刑訴【2008】 27號的起訴書,四平市中級人民法院(2008)四刑初字第39號刑事判決書,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2008)吉刑經核字第4號刑事裁定書,以及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1】吉刑監字第84號駁回申訴通知書"對我的案件所做的判決裁定不服,據此向最高人民檢察院提起抗訴申請。

  要求:重新審理,追究刑訊者刑事責任。

  現將事實經過(抗訴理由)敘述如下

  刑訊過程(由許冰濤自述)

  2008年3月8日,我在四平市長途客運站被四平安全局人員非法抓捕,被關押到長春市安全局二樓,以涉嫌向境外間諜組織出賣情報為由,進行了長達十五天的非法審訊,在審訊期間,四平安全局的楊國春,韓常國,申健等人每天都對我進行毒打,每天都是重復相同的刑訊過程。楊國春先讓手下對我進行拳打腳踢,之后對我說"你必須"配合"我們,我讓你怎么說你就怎么說,如果不按我說的做,就繼續收拾你,直到你按我說的做為止。"我拒絕所謂的"配合材,招來的先是毒打,后是體罰,讓我把幾十斤重的鐵椅子提起來,必須離地面十厘米,高度稍有降低就打我,然后是讓我蹲馬步,一蹲就是兒個小時,稍有變形,又是一頓毒打。為達目的,他們還多次威脅我,如果我再不配合"就對我的妻子和父母采取措施。不僅如此,他們還二十四小時有人對我進行看管,不讓我休息,剛閉上眼睛,就會把我推醒,我每天只能在他們交接班的空檔休息幾分鐘,致使我在刑訊時多次出現幻覺,對所說的話根本沒有意識,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情況下,我只能違心的屈服于強權,做了以求速死的招供,但是由于國家把死刑權收歸最高法院,我才得僥幸存活。(對刑訊逼供的辦案人員,許冰濤可以一一指認)。

  抗訴申請的法理依據

  1.當事人自證其罪的供詞來源違法

  當事人許冰濤自罪供詞是四平市國家安全局的辦案人員楊國春、韓長國以及他們的手下,采用強制手段以"監視居住"為名,對許冰濤非法羈押15天期間所取得的。非法拘禁的目地是為下一步刑訊逼供非法取證做準備。在對許冰濤非法拘禁期間楊國春、韓常國每天都指使辦案人員,對當事人施以無休無止的刑訊逼供人格侮辱、欺詐等手段進行摧殘和折磨,還曾多次以不招供就對當事人家屬采取。措施"相要挾,最終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家破人亡的壓力下,違背意愿妥協做出了自證有罪的虛假供詞。

  作為偵查機關的辦案人員,利用非法手段取得的證言來證明違法行為,本身就是蔑視憲法、知法犯法的違法行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中就有對此類證言依法排除的嚴格規定。原文如下:。審判人員,檢查人員,偵查人員必須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夠證實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者無罪,犯罪情節輕重的各種證據。嚴禁刑訊逼供和以威脅、引誘、欺騙以及其他非法方法收集證據,不得強迫任何人證明自己有罪。。針對這一法條也做了詳實的解釋并界定了適用范圍。對采用刑訊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供述和采用暴h、威脅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證人證言,被害人陳述,應當依法排除,不得作為報請逮捕、批準或者決定逮捕、移送審查起訴以及提出公訴的依據。這也就可以理解為,許冰濤。間諜案"中,作為主要定罪依據的嫌疑人自證有罪的證言是非法的和必須加以排除的,也就是無效的,既然證言無效,那么許冰濤就是無罪的,在無效的證言面前,檢察院的公訴、法院的判決也是牽強和無效的。

  非法拘禁,刑訊逼供這種只在清廷,日偽時期才盛行的下三濫手段,在時下中央三令五申嚴令禁止的情況下,還有人頂風行事。這種行為對社會、國體、政體構成的危害,遠大于貪腐,貪腐對人民造成的傷害是間接的,沖突也相對緩和一些,懲治幾個巨貪就可以震懾住,影響范圍相對小一些,而且影響范圍也只在社會結構上層,不會傷及國家的根基;刑訊逼供制造冤假錯案草菅人命對人民的傷害則是直接的,沖突也是激烈和不可避免的長此以往會把人民逼向國家的對立面,結果是后患無窮。個別人濫用職權私設公堂,以權壓法,目的不過是為了撈取往上升遷的政績,利欲熏心是他們為所欲為的動力。起碼的人倫他們都已經喪失了,更不要奢談什么人民公仆。四平市國家安全局的楊國春、韓常國自稱安全局具有高于其他公檢法國家機構的特權,公檢法對安全局偵辦的案子,只能予以無條件的配合,一路綠燈,安全局享有一家獨大的特權,動輒以涉密相要挾,致使檢察院的監督審查職能無法行使形同虛設。一言堂更是大行其道司空見慣,四平市檢察院、法院迫于安全局辦案人員楊國春、,韓常國的淫威,任由他們為所欲為草菅人命。辦案期間楊、韓二人全程監控每一個辦案過程和具體細節,直至許冰濤冤案審理完畢才住手。玩弄司法的尊嚴是小失去民心民意才是誤黨誤國的頭等大事,試想一下楊、韓之流,利用國家賦予的權利,背地里干的是禍國殃民為代價滿足私心的勾當,這樣的人不但得不到嚴懲,還得到升遷和重用,還有天理嗎?普通百姓面對"涉及國家機密這頂大帽"根本無力抗爭,村涉及國家機密"也就成了楊國春,韓常國暢通無阻的"尚方寶劍。他們的卑劣程度于時下在網絡上盛傳的"女神探。聶海芬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不同的是,他們還隱藏在幕后,聶海芬因為一起張氏叔侄10年強奸冤案"東窗事發"才浮出水面。如果慘無人道是用來形容日本侵略者的那么形容楊國春,韓常國,就只能用慘絕人寰了。

  2.旁證,書證,物證有瑕疵

  刑訊逼供得來的旁證

  判決書,以當事人的哥哥許冰峰的供詞佐證許冰濤有犯罪事實,許冰峰的供詞也是刑訊逼供得來的,辦案人員在抓走許冰濤的當天,同時也抓走了他哥哥,同樣以監視居住為名進行刑訊逼供1 6天,最終辦案人員強迫許冰峰在看不到供詞的情況下,在供詞上簽了字。釋放時辦案人員沒有給出任何涉及。監視居住。的手續,等于許冰峰被迫人間蒸發了16天,身心受到了極度摧殘,(對刑訊逼供的辦案人員,許冰峰可以一一指認。

  疑點重重的書證

  為本案定性的關鍵書證有三個,分別是辦案人員自稱是由國家安全部出具的"間諜組織代理人確認書。沈陽軍區保密委員會出具的"沈陽軍區保密委員會密級鑒定。還有就是所謂的加入間諜組織"合同協議書材。前兩份書證都有使用非法手段獲得的嫌疑。依據是當事人的母親到國家安全部就許冰濤的案件進行維權上訪時,接待人員李常德回答復說村是地方根據安全法套用的地方行為,安全部根本就不知道帖。沈陽軍區的接待人員回答的很婉轉,只是說。還用傳出去五百多份涉密情報,只要傳出去一份,你兒子的命就沒了。,側面表達了對。密級鑒定"的權威性也存在質疑。這兩份書證的行文也很不規范,存在很大疑點,通篇文稿除了正文就是年、月、日和加蓋的公章,沒有一處有責任人簽字,【據2007年10月1日起施行的《司法鑒定程序通則》第三十五條規定,司法鑒定文書應當由司法鑒定人簽名或者蓋章,多人參加司法鑒定,對鑒定意見有不同意見的,應當注明】。存在疑點更大的是安全部出具的"間諜組織代理人確認書"上加蓋的安全部公章,款式和大小的都不符合國務院有關印章管理規定,印章的中心位置沒有刊國徽,印章的直徑也小了兩毫米。不給書證簽字或加蓋名章的目的很明確,就是為日后逃避罪責做準備,給調查問責設置障。使許冰濤冤案調查到哪里都沒有具體的辦案責任人,至于。合同協議書帖被四平安全局當做罪證,更是荒唐可笑,那份合同那份合同協議書是審訊期間逼迫許冰濤按照他們的意圖手工繪制的,是刑訊逼供的產物。

  指鹿為馬的物證。

  辦案人員先入為主偷換概念,把凡是有涉及軍事方面的文字和圖像都冠以軍事秘密"的字樣來說率,可是他們忽略了軍隊的保密條例和加密文件的管理制度。通常遇有涉密文川冒部隊會在涉密文r}或音像制品的封面或醒換位置直接冠以秘密鈣級字樣,根木不需要鑒定,Jl·在機要室里封存由專人保管,如果有人借閱還要履行完備的交接手續,根本不可能會有人把涉密的文件帶出部隊。許冰濤手中的光盤都是經過部隊首長同意使用,不涉及軍事秘密的電腦課件素材,是部隊首長向上級年度匯報演示素材,只涉及有關部隊改日常生活方面的內容。安全局辦案人員自己擬訂了一個表格,逼迫許冰濤按照他們的意圖指認一些來歷不明的光盤,把讀取的光盤內容都說成是秘密,并傳給境外課組織多少文件等等類似的話,按照他們的意思說了就不打,稍有不從就施以酷刑,最后按照他們意愿填制好表格的設定內容。事后他們只把這個表格拿到沈陽軍區去加蓋公章例行手續費本沒有把光盤帶去進行實物鑒定,這種做法完全是法西斯式的一言堂。面對偵查機關的強權手段,檢察院明哲保身,對疑點冤情不間不問放任縱容,為形訊逼供大開綠燈。法院更是枉法裁判魚肉百姓,對檢察院提供的瑕疵疑點偽證,照單全收一律采納坐收漁利,三堂會審同流合污,民之災,國之難,何時休!!!!

  特定的歷史環境造成的歷史悲劇不該重新上演,通過媒體曝光的典型案例,據不完全統計1983年至2004年曝光冤案46起,刑訊逼供占到32起.2004年至今只有1起是刑訊逼供造成的冤假錯案。(媒體不曝光不等于沒有,只能說刑訊逼供做的更隱蔽)。由于特殊原因國家安全機關成為監管的邊維地帶,對刑訊逼供缺乏監管手段和力度,一些刑訊者在政績利益驅使下,每次都以沒有刑訊逼供證據為由逃脫監管,仍把刑訊逼供作為辦案手段,對刑訊逼供做得只是更加專業和隱蔽,盡量_做得"死無對證,根本沒有任何收效的趨勢。試想一下哪個刑訊者會留下刑訊證據等著上邊來調周查問責,更重要的是刑事逼供者以涉密為借口,都可以堂而皇之的避開調查,從而逃脫問責和懲治,滿足私欲,濫用職權的做法能夠通行無阻也就不足為奇了。


  
分享到:
更多時政新聞
更多檢察
更多生活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網站地圖 企業郵箱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您有任何意見和建議,請致函:aimingabc@126.com| 站長統計
Copyright © 2016-2018 金華租車 版權所有
本網最佳瀏覽器為IE8屏幕分辨率為1280*768 國家信息產業部備案 京ICP備09087534號
澳门赌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