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本網站!網站地圖 添加收藏 設為首頁
,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律界 > 法律 >

蒼蠅之害猛于虎——發生在昌平區麻裕村的真實故事

作者:admin 來源:網絡整理 更新時間:2018-12-29 16:41

在生物學上,蒼蠅的壽命雖然只有1個月左右,但其繁殖能力之強卻很驚人,據專家統計,一對蒼蠅的后代共合約1.9億只之多,數量驚人。蒼蠅作為一種在全國分布范圍最廣的病媒昆蟲,危害非常巨大:一是,蒼蠅因攜帶多種病原微生物傳播而危害人類,蒼蠅喜歡在人或畜的糞尿、痰、嘔吐物及尸體等處爬行覓食,非常容易附著大量病原體;二是,蒼蠅常在人體、食物、餐飲具上停留,附著在它身上的病原體很快就會污染食物和餐具;三是,蒼蠅有邊吃、邊吐、邊拉的習性,這樣就把原來吃進消化液中的病原體一起吐了出來。

  總書記提出“‘老虎’‘蒼蠅’一起打”,站在了新時代前所未有的歷史新高度,非常英明,高瞻遠矚。這里的“老虎”一般指職務級別較高的比如副部級以上的違紀違法分子;“蒼蠅”一般指職務級別較低的諸如村書記、村長、鎮長、縣長等違紀違法分子。黨中央堅持“老虎”“蒼蠅”一起打是既要嚴肅查處一些黨員干部包括高級干部嚴重違紀問題,也要查處大量發生在群眾身邊的腐敗、詐騙、貪污、索賄行賄、賄選、涉黑等等等不正之風。筆者認為,在目前打“老虎”取得非凡成就的基礎上,尤其要加大對“蒼蠅”的打擊力度,這在現階段顯得尤為重要,尤其緊迫!古人云:“千里之堤潰于蟻穴”,意思是指很長很長的堤壩,因為小小蟻蟲的啃噬,最后也會被摧毀。國家治理也是如此:“蒼蠅”雖小、危害不小,“蒼蠅”比“老虎”多,小官大貪、影響面更廣、危害更大,只有堅持“老虎”、“蒼蠅”一起打,才會架起黨員干部同老百姓的連心橋,樹起黨和政府的良好形象。

  農村“蒼蠅”的危害是特別巨大的:不少“蒼蠅”是村霸和村痞,或者其本人就是村書記兼村長。這些人平時都比較“混”,性格暴躁,仗勢欺人,他們多數要么本人就是村書記兼村主任,要么和村干部有勾結,在村里橫行霸道,欺壓村民,甚至干涉村干部的選舉工作等。比如本文的主人公李廣洞,2018年11月以前,他是麻裕村的村書記兼村長;2018年12月,由于違紀曾經受到北京市人民政府和北京昌平區紀委處理(參見百度《北京驚現“活死人墓” 為謀利活人被立碑》),他沒有資格繼續擔任村書記了,于是就利用欺騙來的錢,通過賄選拉攏、威脅恐嚇等方式,將他20多歲的、幾乎沒有工作經驗的姑娘“安排”為“麻裕村書記”,而他則繼續擔任村主任,集村里大權于一家,一手遮天,村里百姓心里憤怒而不敢言!

  下面繼續講述的是發生在北京市昌平區崔村鎮麻裕村的真實故事,羅先生已經實名舉報,承諾對材料的真實性負責。作為清華大學博士畢業生的羅先生,自認為讀書不少,但卻“陰溝里面翻船”,被這位上面提及的崔村鎮麻裕村書記兼主任李廣洞騙得非常凄慘。經過深入了解,被李廣洞合謀詐騙的還有幾十戶,涉及一大批人。李廣洞涉嫌欺詐、職務侵占、濫用職權、賄選、行賄索賄、涉黑、私刻公章、合謀騙錢等犯罪,這些違法亂紀行為,影響面很大,嚴重損害了黨在人民心中的威望和形象。
  事情的經過原來是這樣的:2016年10月,出于對才高八斗、德高望重的清華老教授夫婦及其助理的敬仰,羅先生來到了昌平崔村鎮香堂村。這里山清水秀,環境宜人,有5000多套小產權聯排別墅。羅先生非常羨慕,特別希望租賃一套別墅成為他們的鄰居;這樣,通過另一校友引薦就認識了李廣洞。李廣洞說他有很多套大房子租賃,手續齊全。經過多次討價,2017年2月21日,李廣洞以昌平區崔村鎮麻峪村村委會、北京貴豐北宮農業生態園有限公司的名義與羅先生簽訂了《土地流轉承包合同》及其《補充協議》,將位于昌平區崔村鎮麻裕村村北第C區52號、地號為19-08-1949、圖號為K-50-137-(22)、面積為560平方米的土地院落租賃于他,約定使用權為60年,租賃金額為人民幣玖拾萬元整。(注:《土地流轉承包合同》上面的簽約日期是“2014年9月10日”,這是李廣洞為欺騙而事前設計好、寫好的,那個時候羅先生與李廣洞并不認識。其實羅與李廣洞真正認識是在2016年11月,是通過清華校友認識的。真正的簽約日期是“2017年2月21日”,是在羅先生轉賬匯款給李廣洞的當天。)李廣洞說該地塊屬于工業用地性質的農村集體建設用地,手續齊全。協議簽訂后,羅先生依據協議履行了支付租金的義務,用銀行轉賬方式轉給李廣洞個人賬戶的租賃金額為人民幣伍拾萬元整,同時針對房屋的裝修及室內設施又投資人民幣幾拾萬元。但于2018年12月10日,針對羅先生所租賃的院落房屋,卻收到了《北京市昌平區崔村鎮人民政府強制拆除決定書》,認定羅先生所租賃的院落房屋為違建。收到決定書后,12月21日羅先生再次去鎮政府實地了解、詢問,分管強拆的副鎮長告知:“2014年、2015年就對該院落下發了《違建強拆通知書》”。羅先生頓覺五雷轟頂,原來李廣洞及其管轄的村委會隱瞞了違建的事實,欺騙了他。通過整理,涉及李廣洞違法亂紀的事實陸續呈現:

  一、李廣洞用欺詐的方式與羅博士簽訂《土地流轉承包合同》以及補充協議:
  1.李廣洞保證該院落取得了鄉村規劃許可證。
  李廣洞以麻裕村委會名義與羅先生簽約之前,向他保證該院落房屋手續齊全,不是違法建筑,屬于村委會合法土地與財產,已經取得鄉村規劃建設許可證,但崔村鎮政府卻認定為違法建筑且未取得相關建設規劃許可。事實上,在崔村鎮政府在2014年、2015年就對該院落下發了《違建強拆通知書》,李廣洞隱瞞了違建的事實真相,告之手續齊全,羅先生一直被蒙在鼓里。
  2.李廣洞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組織法》相關規定。
  根據《組織法》二十四條明確規定:涉及村民利益的相關事項,經村民會議討論決定方可辦理。與羅博士簽約前,李廣洞聲稱已經召開村民小組會議進行了討論通過。但事后經了解,李廣洞并沒有依法召開村民小組會議。經查詢,村委會未有任何關于與我租賃院落房屋的會議表決紀要。
  3.李廣洞公報私囊,以村委會名義簽約個人斂財。
  按照《補充協議約定》,我在協議簽訂后需先予支付租金人民幣伍拾萬元人民幣,當羅先生索要村委會賬戶時,李廣洞卻聲稱取得了村民小組大會同意,要求羅先生將該款項打入他本人的個人賬戶,匯入后再由他轉至村里。但事后表明,沒有村委會至今沒有收到一分錢的轉賬,李廣洞以麻裕村委會的名義個人斂財,屬于膽大妄為的貪污、職務侵占和欺詐行為。
  4.李廣洞涉嫌私刻公章。
  北京貴豐北宮農業生態園有限公司(簡稱貴豐公司)變更為北京瑞德海天農業園生態有限公司(簡稱瑞德公司)的日期是2014年6月10日,李廣洞與羅先生簽約的日期是2014年9月10日(為了詐騙,李廣洞故意提前寫了簽約日期)。也就是說,他仍然使用北京貴豐北宮農業生態園有限公司過時不用的公章與羅先生簽約,屬于真正的有計劃的詐騙(見下圖)。
  北京貴豐北公司已經變更了名稱,不可能把過時的公章拿給李廣洞使用,所以李廣洞涉嫌私刻公章或者與貴豐公司“共謀”。他們實際的真正簽約日期是2017年2月21日,簽訂了補充協議,付了款,李廣洞才給羅先生院落的鑰匙。
  5.李廣洞與崔村鎮政府個別領導相互勾結、欺騙百姓。
  為了表明自己能力強,李廣洞多次在羅博士面前炫耀他與鎮政府個別領導的關系非常好。2017年6月,為了送鎮政府個別領導,他委托羅先生按照家里的按摩椅款式購買了二臺按摩椅,每臺價值16000元,讓羅幫助付了4000元首付款。這4000元首付款李廣洞據為了己有,至今沒有歸還。在看到貼在租賃院落的違建強拆通知書前,羅博士一直被蒙在鼓里,一直不知道是違建。直到2018年12月21日下午,崔村鎮分管強拆的副鎮長告訴,“2014年、2015年都下發過《違建強拆通知書》”,結果2017年李廣洞轉租給了羅,說手續齊全。羅這才明白,李廣洞通過運用欺詐和行賄手段,是麻裕村有眾多違建房子不拆遷的真正原因。盡管打著“綠水青山”的名義,但是就在最近幾天,后面靠近山的“青山”還在建設房子;羅先生租賃的院落在2014年就已經是違建,直到2017年租給了羅,然后在2018年被強拆,這是李廣洞這個村長兼書記與崔村鎮個別領導行賄受賄貪污的結果。李廣洞與崔村鎮政府個別領導相互勾結、狼狽為奸,欺壓百姓。
  6.“蒼蠅之害猛于虎”,李廣洞麻裕村委會名義涉嫌與他人聯合進行詐騙。
  為什么要這樣說呢?李廣洞財大氣粗,他曾經讓羅先生為他孩子聯系在清華附小讀書事情,說愿意在清華周邊買房,并愿意花60萬元贊助費;他在昌平區城區的高檔小區有大房子、在香堂村有幾百平方米的樓房、在麻裕村也有幾套大房子,的的確確是財大氣粗,但是財源的確來路不正,系分贓所得。李廣洞有幾次在羅先生面前與跑路的北京貴豐公司(后來的瑞德公司)負責人及開發商電話聯系,關系特別熟悉,這是執法部門可以通過電話記錄查詢的。他們的“合謀”欺騙使幾十戶希望擁有美好家園的善良人錢財兩空。李廣洞個人代表麻裕村委會和北京貴豐公司與羅先生簽訂協議,這就是“合謀”欺騙最直接的證據!李廣洞有什么資格代表貴豐公司?以下截圖通過“企查查”信息系統查詢:



  李廣洞他們的“合謀”欺騙使幾十戶的美好家園夢慘遭破滅!經濟損失慘重!
  7. “蒼蠅之害猛于虎”,李廣洞涉黑,以黑社會手段對村民和被騙人員進行威脅、恐嚇。
  李廣洞涉黑,用“合謀”詐騙、欺騙來的錢財籠絡了幾位不明真相的村民充當“打手”“馬前卒”為他撐腰,以黑社會手段對村民和被騙人員進行威脅、恐嚇。羅先生為房子事情與他講道理、討說法,他說如果羅先生去紀委等上級部門告他,他就滅了羅先生。李廣洞在麻裕村家里豢養了幾只兇猛的狼狗和藏獒,這也表明他做了虧心事擔心被報復的陰暗心理。羅先生曾經多次見到村民在背后罵李廣洞道德敗壞:這個李書記曾在麻裕村建設“華夏龍苑”非法公墓,為逃避檢查,把村里五六位活著的人刻在了墓碑上,為此受到了北京市人民政府的處理,可見為了斂財,他不擇手段;他違規領取村集體燃油補貼,北京昌平區紀委曾經給予黨內警告;他聯合欺詐善良人錢財;他操縱選舉,自己因為處分不能擔任村書記了,于是就通過賄選拉攏、威脅恐嚇等方式,將他20多歲的、幾乎沒有工作經驗的姑娘“安排”為“麻裕村書記”,而他則繼續擔任村主任,集村里大權于一家,一手遮天。懇請紀委等相關部門深入調查取證。

  二、李廣洞巧立名目、肆意斂財:
  1.借助頒發“榮譽村民”名目向羅先生索賄。
  羅先生在該村居已住了一段期間,對該村具有深厚的感情,視其為第二故鄉。該村頒發羅先生“榮譽村民”的證書對羅先生來講本是一種榮耀,因為附近香堂村就是這么做的。但李廣洞卻借機向羅先生表示頒發“榮譽村民”需要五萬元費用,出于無奈,羅先生給了李廣洞人民幣貳萬元,事后回想,這本是一項精神文明建設,任何政府都未出臺過頒發“榮譽村民”需要交費用的文件。(特別聲明的是,崔村鎮香堂村有5000多套小產權性質的聯排別墅,該村為每位長期租賃的住戶都頒發了“榮譽村民”證書,該村沒有收取任何費用。)
  2.以替人擺平事由借機索要財物。
  羅先生所租住的院落電價較高,李廣洞表示他去給協調,并借機索要了羅先生人民幣捌仟元,但結局也是事情未辦理,錢卻一分錢沒有退,這還不包括李廣洞要求羅先生請客的費用。
  尊敬的各位領導、朋友們、讀者們,李廣洞的所作所為已完全偏離了黨風廉潔建設宗旨,甚至涉嫌違法了《中華人民國共和國刑法》第266條詐騙罪、第280條私刻公章罪等相關法律。李廣洞的行徑已成為危害一方的社會毒瘤,嚴重影響一級政府在人民心中的形象,其雖小,但危害遠勝于虎。望領導調查。
  本文根據羅先生提供的資料整理,羅先生承諾對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希望得到各位領導、各位朋友、各位讀者的鼎力支持。

  羅汪洋整理
  2018年12月26日
 龍訊網(lonngxun.com)

分享到:
更多時政新聞
更多檢察
更多生活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網站地圖 企業郵箱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您有任何意見和建議,請致函:aimingabc@126.com| 站長統計
Copyright © 2016-2018 金華租車 版權所有
本網最佳瀏覽器為IE8屏幕分辨率為1280*768 國家信息產業部備案 京ICP備09087534號
澳门赌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