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本網站!網站地圖 添加收藏 設為首頁
,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律界 > 律師 >

江蘇省高郵市人民醫院坑騙患者

作者:admin 來源:網絡整理 更新時間:2018-11-18 14:34

江蘇省高郵市人民醫院坑騙患者
  52天的小男孩,一條鮮活的生命,在醫院短短6、7個小時內醫治致死。醫院最終竟只給出5千元的可笑補償結果。事情發生在江蘇省高郵市人民醫院。2013年9月10日凌晨2點多,家人在給孩子喂奶,陪孩子玩耍時,發現孩子右腳有點彎曲,類似抽筋癥狀,持續了十幾秒后又恢復正常,家人為安全起見決定送醫院檢查一下。因為在此之前孩子母親有過一次小產,且這胎剖腹又是個男孩,異常金貴,出不得半點差池。誰知這一送竟然使得孩子再也回不來了。約兩點五十分,孩子外婆、外公及我(孩子父親)一起將我兒送至高郵市人民醫院急診。經過值班醫生舌苔、體溫檢查正常之后,安排住院于兒科8號床。約三點多護士說要給我兒抽血化驗,抽血結束后護士進行了推針,我兒立刻產生抽搐、臉色發紫,進而口吐白沫、休克、呼吸停止。醫生連忙施救,并吩咐護士致電麻醉師準備插管。稍后,我兒已經蘇醒,醫生對麻醉師講:;已經醒過來了,不用了,麻煩你了。;但遵醫囑由8號床轉入搶救室31床。用醫生的話說:;靠近我們可以搶救及時一點。;在至早晨七點左右這段時間,護士曾4次為我兒測量體溫,前兩次正常,后兩次有升高跡象。分別為374℃、376℃。家屬發現床邊儀器顯示屏第一行數據較高,并提醒了醫生,醫生只回答一句:;是高呢。;便沒了下文,轉頭就走了。七點左右,僅一名護士來為我兒注射針劑,將輸水管拔出,進行了注射。注射尚未完成,我兒又產生了強烈反應,且較前次更為嚴重。護士大驚失色,連忙采取掐人中等施救措施,并呼喚醫生。我兒外公見呼喚未果,情急之下,幫忙尋找醫生,左右呼喚,嗓子都啞了,直至住院人員都被驚醒并好心人提醒可能在東面休息室時才發現一名醫務人員邊跑邊穿著白大褂奔赴搶救室。一看情況如此糟糕,倉促施救,右手掌按向我兒腹部,按了幾下后我兒鼻血直涌而出,醫生連忙由腹部改為背部,吩咐護士給某某致電,稍后麻醉師趕到并予以插管。家屬曾問醫生;為什么兩次推針都產生這么大的反應?;醫生呵斥道:;你難不成懷疑我們醫院藥水啊?;約至八點醫護人員都上班了,也會診了。卻依然沒有診斷結果。我兒親戚詢問病情和有無施救措施時,才打電話請示揚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在上級醫院指導下,做了頭部CT檢查(有錄音為證)并告知家屬,我兒病情比較嚴重,該院缺少相關設備,要求我們轉院治療或放棄治療。其中一名李姓主任醫師竟在如此悲痛的時刻,臉上帶著笑容說:;這個小孩氣管一拔就沒用了。;我兒十點多從高郵出發去揚州,期間狀態一直無好轉,11日宣布我兒有腦死亡跡象,我方家屬不死心仍然要求盡力救治,待到13日早晨九點多徹底失去了救治希望。9月13日下午,家人及親屬無法接收這個天大的打擊,要前去高郵市人民醫院討要說法。在院部找了近兩個小時,當日的兒科主任,副主任,當班醫生,當班護士及院長、副院長均未見蹤影,連值班院長都沒有,只復印了一份病歷,難道這也是巧合,所有有關人員不是出差就是有事?直至下午4點多才找到一名自稱醫教科的陳姓科長。后與其商談,參與的還有一名王姓科長,居姓兒科副主任。直至晚間10點多仍未有院領導出面。后在治安大隊介入下,約好明日(9月14日)下午三點,有衛生局領導,公安機關及院我雙方共同商談此事。(院方持有保安惡劣態度及商談的全程監控資料)9月14日下午,我方準時赴約,為表誠意僅有5人參加。院方保安態度極其囂張惡劣,我方人員均保持克制。9月16日,我方再一次與院方進行交涉,并從電腦中打印了一份病歷。多次交涉未果,無奈之下我方只有繼續上訪,2013年9月15日上午去高郵市衛生局,9月16日又去了高郵市信訪局,但均未有實質性進展。無奈之下致電給本市的市長,市長還是很關心的,除了安慰和理解以外也承諾他會查一下,讓相關部門妥善處理。我們耐心等了幾天但仍未有音訊或通知,無奈之下我們還得回歸老路9月24日再找高郵市人民醫院進行交涉。9月24日,因我喪子心痛,說了一句話粗話,院方領導竟然手持礦泉水瓶作勢欲砸。(院方存有監控)幾次交涉,我方未給院方帶來任何負面影響,且很有誠意,每次都是三五人。而院方幾乎每次都換代表,每次都要重新了解情況,而且每次最終都以需要匯報為理由而不給出任何具體明確的答復。交涉中:1、我方認為兩次推針而產生兩次抽搐,院方閃爍其詞,應負必要責任。我們不是醫生,不懂醫學療程,但我沒有懷疑醫院要主動去害我兒,只是天底下哪有這么巧的事,兩次推針兩次抽搐。既然不存在原則性問題,院方為什么要閃爍其詞,同樣的問題給出好幾種答案。(每次均有錄音為證)我方對兩次注射的藥物名稱產生質疑,在確認醫院已經調查后,追問其調查結果。9月14日回答是生理鹽水,9月14日與護士當面對質,回答是‘一針都沒有推就產生了抽搐’,且其表現異常緊張。9月16日回答卻又是;安定,地西泮;,此等回答叫人如何信服。我方要求院方提供藥水殘留樣品,一名居姓主任答復:;你們家屬沒有強制要求我們保存。;2、院方醫生救治不及時,應負不可推卸的責任。一名孫姓主任曾說,我兒送入醫院時病情就較重,原因是我們家屬不懂醫學而耽誤治療。我兒舅舅與之爭辯:;我們的確不懂醫學,要不也不會將小孩半夜三更送過來,但是我們不懂難道你們醫生也不懂,按你的說法應該一眼就可以看出情況較重。換句話說,我們雖然是醫盲,但是不是瞎子,這個小孩對于我們有多金貴?換成你們是父母,難道看著孩子不舒服也不管,非要半夜才送來醫院。而且當時送來的時候體溫等一些常規檢查都是正常的。;當時孫姓主任已被說的啞口無言。另外,現在院方在理屈詞窮下一直就;孩子被嚇到;或;鬼上身;之說上大作文章,試圖將貽誤最佳治療時機的責任推給家屬,此種做法可謂人神共憤。第一、我說了,小孩對于我方來說很金貴。僅有一點不舒服就在夜里趕過來了,如果癥狀真如院方陳述的已病重好幾天,那孩子在體溫、飲食正常的情況下,大可等到天亮再來。第二、描寫入院癥狀的這段話,我方尚且在9月13日拿到出院病歷時才看到,就此與揚州市人民醫院醫務人員爭執不下半小時(有錄音為證)但揚州的態度是堅決維護高郵市人民醫院。他們的關系就像老子和兒子,早就給我們下好套了。我們老百姓沒有那么多心眼,只知道其說的是謊話。諸多矛盾我不在一一贅述。從此也看出醫院是什么樣的職業操守?如果這小孩是某位高官的親屬,你們還會這么說嗎?后在我方追問搶救室值班制度時,搶救室是什么概念,第一針起了反應,第二針居然僅一名護士前來以致在出現異常情況時無法及時施救。這不是耽誤治療時間是什么?我方質疑,所謂搶救室難道只應有一名護士時來時不來嗎?連醫生都沒有?對此,陳姓院長解釋說:;病情穩定時醫生可以休息。;就延誤最佳治療時機問題,院方那么長時間都沒有口頭或書面通知轉院,如當時提出,我方不同意那是我們的事,通知的時候我兒已經極度病危,生還希望渺茫,更可笑的是院方的理由竟是設備不完善。作為一個即將創三甲的醫院,言論行為就這樣不負責嗎?3、院方在9月13日和16日復印的兩次病歷(均有院方紅章)對比下,竟有不下于五處的出入。1:9月13日醫院病案室復印的病歷(蓋有院方公章)2:9月16日電腦中打印封存的病歷(蓋有院方公章)。諸多主觀陳述鬼話連篇,有悖事實真相。當然我方拿不出事實依據只能心里清楚,要求其出示監控資料均回答沒有,只有走廊有。而所有矛盾的焦點均在搶救室。病歷中醫囑單上,凌晨4:02做的頭顱CT,且都有醫生簽字、護士簽字及執行時間。而事實上,頭顱CT檢查時間為08:13。1、9月13日病案室復印的病歷(蓋有院方公章)。4:02就開了醫囑,為什么這么長時間不做?醫院孫姓主任解釋說:;患兒病情較重,不宜搬動做檢查。;與前面陳述的病情穩定,醫生可以休息豈不是自相矛盾,自己扇自己的嘴巴?9月16日打印的病歷與病案室封存的是一致的,卻與9月13日復印的出入那么多,是什么原因?什么目的?是不是說明9月13日院方所提供的病歷材料是虛假的?醫院李姓科長曾拍胸脯說:;病歷如有虛假愿負一切法律責任。;9月24日醫院孫姓科長解釋如果少掉的,就是沒做,所以刪掉了。在確認無其他原因下,我方發現‘氣管插管術’明明是做的,為什么也刪掉呢?1、9月13日病案室復印的病歷(蓋有院方公章)。 2、9月16日院方提供的病歷(蓋有院方公章)4、院方在理屈詞窮時,總會轉移話題,要求我們通過鑒定途徑或司法途徑。試問,病歷已經作假了,鑒定還能相信嗎?鑒定機構對于我們來說是權威,但對于政府下屬機關的人民醫院來說或許經常在一起喝茶、吃飯。而且院部沈姓院長也是高郵市衛生局掛名副局長,叫人如何能相信?而且我兒剛來世沒幾天,就遭受這么大的罪,我們怎能忍心讓他再受罪,落得個死無全尸的下場。我方并不是拒絕做鑒定,我們只有一個要求,就是去外省鑒定。說了三個省隨機給醫院挑,醫院卻久久不同意。走司法途徑更是紙上談兵,雖說現在是法制社會,但是大家心里都清楚。民告官的一千例中能有幾例贏?難道他們都沒有冤屈嗎?而且打官司耗時、耗力、耗錢,我們只是平民老百姓,我們能耗得起嗎?機關上有國家養著,有的是時間打持久戰,工資還是一樣拿。老百姓治個感冒都得好幾百。而今已經是10月13日了,過了這么長時間,搜集了這么多鐵證,院方依然死不承認。且在一些論壇中大放厥詞,顛倒是非。上傳出對他們有利的視頻照片,滅火人故意傷人的,保安有動手趨勢的,院領導作勢欲砸我的視頻為什么不一起上傳出來?我父雙眼由衣服被撕的那個保安用滅火器所傷,此圖為5小時后,法律常識不夠當時未拍照,請掌握音像資料的朋友能夠提供,必有重謝!我兒尸骨未寒,我們做父母的實在沒有能力為我那可憐的孩子討回公道,請哪位高手,熱心的人給我們支支招,我們將全家跪謝。請公安機關介入,調查事實真相,到底誰說的是真,誰說的是假!以上所有陳述句句屬實,對天、對地、對良心,平心而論,我們誰也不想在可憐的孩子身上去撈一筆,但是一條命只值5000元嗎?以上情況屬實。如有虛假我愿承擔一切法律責任!。更多資訊訪問:醫院資訊網 ylzxcn.com鮮果網(xaniguo.com)喀嚓魚(kacyu.com)

分享到:
更多時政新聞
更多檢察
更多生活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網站地圖 企業郵箱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您有任何意見和建議,請致函:aimingabc@126.com| 站長統計
Copyright © 2016-2018 金華租車 版權所有
本網最佳瀏覽器為IE8屏幕分辨率為1280*768 國家信息產業部備案 京ICP備09087534號
澳门赌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