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本網站!網站地圖 添加收藏 設為首頁
,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法訊 > 法治課堂 >

我曾找過旅順口區公安局長.它聽完我講刑警大隊要收幾萬元辦案費.大喊我

作者:admin 來源:網絡整理 更新時間:2018-12-31 20:17

  我叫劉天才,住在遼寧省大連市旅順囗區水師營永興路217-3號。身份證號:210212196705145916。出生1967年5月14日。電話13149894090(宅)。劉天才的父親劉貴祥住在遼寧省大連市旅順囗區水師營永興路217-3號。身份證號:210212193607185910。出生1936年7月18日。


  我父親2010年4月30日早8點左右到大連市旅順口區水師營步行街溜達,大約兩個小時也沒回來,正常情況我父親半個多小時就回家一趟,因我家離步行街很近,我馬上警覺往親屬家打電話詢問,親屬說我父可能在步行街對面藝苑小區找了個老伴.我心里雖急,但總想一會兒人就會回來,可是一直到天黑劉貴祥也沒回來,我想一定出事了,我和父親住在一起這么多年從未出現這樣事,當晚我報案并和弟弟及親屬尋找至半夜一點,沒發現線索,5月1日早4點左右掃大街的發現尸體并報案,接到派出所民警的電話,我馬上趕到了現場,我父親尸體被扔在我們昨天睌上重點尋找的藝苑小區大道邊的草地上,身上一萬多元現金和頭上戴的帽子丟失,臉上有兩處外傷,看上去完全是撕打搏斗過程中受傷的,傷口有3至4厘米長,經法醫鑒定,2010年4月30日早十點左右死亡,現死亡地點,不是死亡第一現場,是半夜拋尸。旅順刑警說如果想準確知道死亡原因必須做病理分析,我們立即同意并交了三千元病理分析費,5月4日上午9點左右我通過各種關系查到嫌疑人,并將犯罪嫌疑人堵在(犯罪嫌疑人居住的房屋)藝苑小區281-283一樓的一門洞102號房內,可是隨即我就偷聽到犯罪嫌疑人的打電話的通話內容使我驚的目蹬囗呆,他在電話里質問對方說,不是花錢擺平此案了嗎?為什么家屬找上門了,并讓對方立即過來解決,半小時后水師營派出所一位姓王的副所長開警車過來了,并向我解釋說這人以做體液分析排除了,并將我勸走,我以聽到犯罪嫌疑人的電話內容,所以我根本不相信他的話,我以為犯罪嫌疑人只買通了水師營派出所的一些人,我立即趕到區刑警大隊,刑警全去保護 去了,沒有人,5日早犯罪嫌疑人全家失蹤,不知去向,我立即到旅順刑警大隊反眏給石大隊長.他聽后叮囑我不要將此事吿訴任何人.他會派人查的.在李副大隊長辦公室我還得知根本沒給任何人做過體液分析,一個月后當我再次來刑警大隊,偵辦此案的劉萬昆中隊長聽我說5月4日偷聽到犯罪嫌疑人打電話的通話內容一事后批評我為什么不早將監聽到犯罪嫌疑人的電話內容一事通知他,當我吿知他我在一月前以吿知石大隊長后,劉萬昆一句話也沒說,當我找到石大隊長詢問進展時,它吿我此案是民事案件,不是刑事案件,并說雖然是民事案件,但他們一定會按刑事案件來辦.但我必須交幾萬元辦案費,并說我父親是正常死亡.我問他即然是正常死亡為什么大街上車水馬龍誰也沒發現我父親的尸體呢???這明顯是殺人拋尸,刑警說有兩點可能.我父親是白天正常死亡,人死后可能是看天太亮自已爬到陰暗角落藏起來了,另一個可能是尸體被過路人撿回家,半夜又拋尸,我問尸體上的傷是怎么形成的?刑警說是死后自己弄的,當我要求看病理分析時,刑警說病理分析做的不準,不能讓我看,我問我父親身上錢哪去了?石大隊長說沒發現有錢,所以不能定為搶錢殺人,并讓我回家慢慢等,有事會通知我。我氣沖沖到了公安局長辦公室.它聽完我講刑警大隊要收幾萬元辦案費.大喊我不管.我直接又到政委辦公室此時政委辦公室以經有個人在哪.并且桌上放了盒通紅的紅茶.從盒邊縫中看出.大約5-10萬元.政委對我的到來很不高興.在我半個小時的陳述中.它一言不發一位姓韓信訪科長指著我的鼻子大罵.誰遍告.告到北京也是共產黨的天下.

分享到:
相關新聞
更多時政新聞
更多檢察
更多生活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網站地圖 企業郵箱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您有任何意見和建議,請致函:aimingabc@126.com| 站長統計
Copyright © 2016-2018 金華租車 版權所有
本網最佳瀏覽器為IE8屏幕分辨率為1280*768 國家信息產業部備案 京ICP備09087534號
澳门赌博APP